阿根廷为马拉多纳举行了国葬,记录几句球王的话,致敬一代传奇

原梓番
530
文章
117
评论
2020/12/0818:10:47
评论
456 views

“我只想去那不勒斯,因为尤文图斯是肮脏的权贵,我的一生就是化腐朽为神奇。”

——马拉多纳

当年的那不勒斯是意甲的菜鸡,而尤文图斯如日中天。马拉多纳以400万美元的转会费转会那不勒斯(对当时经济一般、成绩一般的那不勒斯来说,这是惊天豪赌),用了三年时间,把那不勒斯从一个意甲酱油队,变成了意甲冠军。

世界上只有一个球员能扛起一只球队,那就是马拉多纳。

我忘了这句话谁说的,但我记得无数解说、球员、足球业内人士都赞同这句话。

“我去了梵蒂冈,发现教堂的屋顶镀着金。我听教皇称教会担心那些穷苦的孩子们,操,他们为什么不卖掉屋顶?”

——马拉多纳,2005年,接受《独立报》的采访)

“我走进梵蒂冈,再次看到了那个金色的屋顶。我对自己说,居然有那么一个狗娘养的住在金色的屋顶下,然后前往贫穷的国家,挺着饱腹的肚子亲吻孩子们,我不再相信了。”
——马拉多纳

马拉多纳算是个左派,痛恨权贵,我想这一点也是无产阶级群众喜欢他的原因之一。我想这也是很多中国球迷喜欢他的原因之一,中国这块土地,殷商以来,宗教从来都没有真正获得实权,虽然说皇族也是住着金屋顶,谈着体恤贫民的事……

很多人对阿根廷为马拉多纳举行国葬这一点不太理解,这是典型的以大国思维来考虑小国。

尽管阿根廷国土广袤,人口众多,但是,自马岛海战之后,阿根廷逐渐从一个暂露头角的国家变成一个政治上、经济上的小国,是个事实。阿根廷之于马拉多纳,就像易卜生之于挪威,就像加西亚马尔斯克之于哥伦比亚,又或者纪伯伦之于黎巴嫩。

发现什么不一样了么?提起哥伦比亚,除了毒品和犯罪,能想起来的名字,也就加西亚马尔斯克,提起阿根廷,我们能想到足球、梅西、马拉多纳。

对于一个小国来说,马拉多纳这种一个领域的伟大人物,成为一种信仰和精神图腾,再正常不过。

复制几句马拉多纳的名言,做这篇文章的结尾:

我宁愿被人讨厌,也不愿被人可怜。

如果我有来生的话,那么,我要祈求上帝,还让我干老本行。

这个球一半是靠马拉多纳的头,另一半是靠上帝的手。

人人都想加盟皇家马德里,我却要战胜皇家马德里。

我一生最崇拜两个人,一个是已经逝去的格瓦拉,为了纪念他,我把他的头像刻在我的手臂上,他是个叛逆者,我也是,他为了追求自由愿意献出生命,我也愿意。

没有帕萨雷拉,我用何塞布朗,也会把大力神杯,带回布宜诺斯艾利斯!(结果他真的做到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