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周末之澳门散记

网站编辑
1353
文章
2
评论
2013/03/1718:09:59 2 2,920 views

终于迎来一个闲暇的周末,本打算去看场电影,但想到我今年的澳门签注即将到期,比起看电影,显然去澳门要更有趣一些,于是在周五临时决定:明天去澳门。
本以为周末去澳门的人会很多,可是到了蛇口客运码头才发现根本就没几个人等船,部分赌久了的赌徒甚至坚决不走蛇口,因为从蛇口去澳门,就是走进蛇口——进了蛇口,安能全身而退?当然,大多数去澳门观光的游客还是不在乎的。
由于第一班船是7:45,我到的时候窗口还没有开放,于是在那等了一会儿,窗口上写着氹仔码头字样的说明文字,排我后面的是一伙四五个年轻人的组合,他们就这个字产生了争论,一个人认为念“miao”,另一个认为这个字念“Teng”。这几个人在我身后讨论不休,声音渐大,我觉得有点吵,但又不好说什么。直到开始售票,我对售票员说:“我要一张到氹仔码头的票。”后面立刻安静了下来,顿时我体会到了什么叫知识就是力量。
image(图片:清晨空荡荡的蛇口码头,出关通道空空如也)
边检的MM拿着我通行证的照片和我本人的照片对了一下,感觉她看到我的脸之后有些惊异,但瞬间又恢复了平静,我以为是我太帅了,这种事经历多了见怪不怪。不料出门后看了一眼镜子,发现原来是下船时候吃果酱馅面包弄脸上了,乍一看跟SB似的,那边检MM也太不讲究了,难道就不能跟我说一声么?

上了船,才发现原来真的没几个人,可能是因为这天只是一个普通的周末,也可能是因为从蛇口入关去澳门的人真的不多。两百个左右的座位,实际上只坐了三四十人,船舱显得空空荡荡,在进船的时候结识了同样去澳门观光的一位朋友,两人在船上侃了一路,倒也快活,只可惜后来忘了互留电话,在威尼斯人走失,再也没能找到。
image(图片:空荡荡的船舱)

澳门极小——即使这么多年来澳门一直在不停地填海造地,还是很小很小,小到机场和氹仔码头不得不修得极近极近,以节约土地用来盖更多的赌场。

因为到的时间太早了,赌场里发传单的姑娘们还没出现在码头,只有几乎昼夜不停的赌场穿梭巴士停在门口,沉闷的发动机声像是怪兽的召唤。选了一辆红色的大巴上了,想问下其他人这个是不是去金沙的,结果车上几个人分属不同的国家,问了一圈没问明白,我又不知道金沙酒店的英文名叫什么,后来一想反正我在下面也看到了,问只是确认一下,再说澳门每个赌场都差不多,到哪玩都是玩。
没几分钟车就开了,因为金沙威尼斯人什么的都在氹仔岛,所以几分钟就到地方了,路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其实澳门的城建在国内也只能算是二流水平,当然,赌场除外。
image
就近进了金沙——这个造的像高压锅一样的酒店,Casino的所在进门可见,两个东南亚面貌的黑人在门口把守。Casino这个词有意思,一般英文字典里都会有翻译说这个词的意思是赌场,而澳门所有的招牌上没有一个赌字,只写“娱乐场”。另外Sino的意思是中国,CA中国,就是娱乐场,也就是说擦着中国的地方是赌博的好地方……

江湖规矩,赌场不让拍照,所以这里没图可上。进场后换了一点筹码,拿在手里四处溜达,终于选定了一张看起来不错的百家乐桌子,因为那个荷官看起来像我的一个熟人。结果这个熟人荷官似乎并没有给我带来好运,百家乐第一把就遭遇7点被8点吃掉这样的事。因为是第一手,顿觉今天运气有些差,于是去玩了一会儿骰宝,来来回回四五局,只保了本金,又换了桌百家乐,结果出了个8点又被9点给吃了!虽然这时对今天的运气已经有所警觉,但是还是没忍住又玩了一把,押的闲开了9点,还以为赢定了,结果:和了。
对一个有足够经验和警觉的赌徒来说,这种情况说明这天的运气糟透了,不赌立刻滚蛋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问题是我并不是有足够经验的赌徒,我所做的只是换了张桌子。结果运气真的极差,换了张桌子再次8点被9点杀,牌开出来顿觉颓废无比,收了仅剩下的几个筹码,换了港币,准备去对面的威尼斯人再试试。

离开金沙,给门口的人造瀑布来了一张:

image

远看威尼斯人,跟北京的中国大饭店在构造上倒是颇有几分相似,但的确是气派多了,毕竟威尼斯人上面的财团可比中国大饭店上面的财团有钱——说了这句话我忽然感觉心里有些没底,中国大饭店后面的财团究竟是谁我还不知道呢,万一是政府,那一百个威尼斯人也不顶事……

image

进了威尼斯赌场有些激动,赌博小恶魔开始蠢蠢欲动,这种状态不大适合下场,于是决定先上大运河购物街缓解一下情绪……
image

(图片:大运河购物中心的小桥)桥下面的河就是‘大运河’,似乎也叫阿拉贡河,有穿水手装的水兵在那摇橹划船,船票不知道多少钱一张,边上商店最便宜的拖鞋一双457,估计船票也不能便宜了。
从皮肤上看,那些水兵应该是东南亚人,在拍照的时候和其中一人聊了几句,感觉他英语发音挺纯正的,应该是经过专业培训——至少听起来比我接触过的菲律宾或者印度人英语发音标准多了。阿拉贡是一个人名,也是一个地名,但无论是人名还是地名,阿拉贡这三个字都谈不上显赫,起这个名字的原因不得而知了,不过那河水可里面一定放了不少硫酸铜,比游泳池蓝多了。那些摇橹的水兵一边划船一边还给乘客献唱,一般都是中文歌,听起来,还不错。

(图片:著名的人造天空,几可乱真,第一次见的人无不感叹)

image
转了一大圈,其实真的没什么好买的,主要是太贵,只有赌赢了的人才会大买特买。在美食广场吃了顿饭,就着热汤平复了一下心情,准备下场去碰碰运气。
换筹码的地方有人排队,又不想在桌上买,于是掏200港币开始玩电子轮盘,那个轮盘似乎又升级了,快出结果时发出的声音愈发的激动人心,尽管只押了100但是还是被刺激的心跳加速。
尽管过程很刺激,但结果却一定不会让所有人满意,看来我此时的赌运真的不怎么样,只三次就输光,又上了200又光,连赌7次1倍,竟然一次都没出,而在这之前满屏都是1,大概率事件虽然常见,但此时此刻我遭遇大概率事件的概率是零。
换了筹码上去玩了把富贵三张,这种游戏类似东北人所说的斗鸡牌戏,三张牌,比大小,结果又输了,两张被同花干掉了,放弃,换玩21点,终于赢了两次。又换百家乐,结果竟然奇迹般地又遇到9点被和的情况。我看着TIE的灯亮起,仰头看着威尼斯人豪华的天棚,长叹一声:今天真的没赌运。
没赌运怎么办呢?换!出门叫了辆出租,因为忘了澳门是左舵的车,开错车门差点坐司机大腿上。尴尬地笑了笑,坐到后座,跟司机说去新葡京,虽然要跨过一座桥,但着实花不了多长时间,因为澳门真的很小,去的那天天气不是很好,妖异的新葡京远远望去,处于一片朦胧之中:

image
手机拍摄效果真的很差,但我却舍不得买个好点的手机,舍得赌,舍不得买手机,赌徒可笑吧?

新葡京门口的花坛上坐了一大排人,只要你稍加留意,立刻就可以分辨出来那些是游客,哪些是沮丧的、输光的赌徒,哪些是闲暇的澳门本地人,嗯?你问有没有赢钱的人在花坛这里坐着?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没有,赢钱的都在桑拿KTV或者继续赌博。

新葡京里的摆设,是金子,不知道是不是纯的,你猜值多少钱?
image
作为一个苦逼理科生,我开始计算:最近的金价差不多320元1克,这么大一块如果是纯金的应该有接近半吨,500千克的话价值就超过1.6亿……不过24K纯金打造到这个程度应该是有些困难,黄金太软了,搞得太高自身的重力就把它自己压变形了,于是果断判断不是纯金,但价值几千万应该不在话下,而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摆设而已,里面还有好多其他的奢华物件呢,环顾了一下大厅,预计光大厅里的摆设价值几个亿不成问题。

image
比如这个花瓶,应该是件古董,很古老很古老,说不定是旧石器时代的原始人打造的,某原始人甲和乙打赌,输了,于是甲被迫做个花瓶给乙还债,经过差不多两万年的时间,这花瓶保留了下来,被后来人得到了,后来人在上面留了记号——Made in China.

image
这个雕塑乍一看我竟然感觉是一砣屎,看来我的品味果然够低劣啊……不过这里面的一切摆设,都暗藏了无数风水玄机,玄到无人能解。

场子里逛了一圈,看了几局牌,没感觉所以没下场,停留了二十多分钟,决定还是到老葡京看看,老牌赌场说不定能给我带来好运。

image
新葡京对面的老葡京,应该算是澳门最老牌的赌场了吧,Casino Lisbon,里斯本赌场,仍保留着这个非常具有殖民地色彩的名字,而鸟笼形的建筑同样暗藏风水玄机,据说能把所有人的财运留在赌场之内,但这并不妨碍澳门赌场聘请大量的高级数学人才来计算赌桌上的概率,风水固然重要,但很差的风水不一定让赌场赔钱,而一个存在明显概率缺陷的赌博游戏则一定会让赌场赔钱。不过赌博产业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不利于庄家的赌博游戏了,至少赚钱的赌场里没有。
image葡京全景
话说某天若有个人赌运不济,还真是够背,在老葡京玩老虎机赢了100,又换了点筹码下场玩百家乐,结果一共不到5次,又遭遇了一次8点被9点杀,紧接着又是9点被和——今天去了三个场子,竟然连续遭遇9点被和的情况!接着押了几把对子没中,停了一手,竟然庄闲全开的对子!
运气差,输得当然快,最后一个筹码扔出,输光了,不想再赌了,照这种运气即使一百万也很快输光——我忽然开始庆幸我没有一百万,过了一会儿又感觉自己像赚了100万一样,赌场催人疯,真不是盖的。在场子里逛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离开了,运气不好就不要赌了,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永远不要输光一切,因为那样你也许再也没机会翻身了。这是一个资深赌徒对我的告诫,当然,这句告诫在正常人看来简直就是废话,因为正常来讲不参赌的话根本就不会输,更何况输光一切。所以想永远不输,那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赌……竟然又转回了这个路人皆知的古老的话题,不说也罢,懂的人不屑,不懂的人当耳旁风。
下午到傍晚的时间段,新普京附近打车之难堪比高峰期的北京,不过北京是没车愿意走,澳门是你压根找不到车,一辆车出现在你视线并停留在你身旁后,你刚要伸手拉车门,你身边瞬间会冒出一万个人在你之前把车门拉开。还好,我借助大家都不大习惯左舵行驶的心理,检漏上了辆车。直奔氹仔码头,一路上跟司机大叔倒是聊得愉快,澳门是赌城,这里每个人对赌博的赢输都有一套自己的见解,这位出租司机的见解倒是有趣:从来没赢过的人,比从来没输过的人幸运,因为一直输的人一般不会输到一无所有,但是总赢得人却更热容易一无所有。
买了五点半的船票,准备结束这个闲散但赌运不佳的周末澳门之旅,上船之前,在风中点燃了一根烟,看着不远处正起飞的一架飞机,不由有些感概,长长的吐了口烟,引得边上一位穿边检制服姑娘盯着我看,看来我真的是帅啊,我想。正沉浸于这种感觉之中,突听姑娘发话:先生,这里不准吸烟,要罚款的。
赶紧扔了烟,瞬间逃跑,跑出好远总算松了口气:这下省了600港币。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古训真的有道理啊,因为跑得太远,又偷摸回来,结果时间错过了,船没上去。不得已又买了张船票,结果买票的时候还是被那个姑娘发现,600港币终究还是罚了……
哭着,离开了澳门,坐于船舱,回望澳门,只见那座城市华灯初上,恍如漂在粼粼波光之中,奢华与妖异尽显。再望天空,暗下决心:做个有理想的年轻人吧,等下次来,我多拿600块,这样就不用担心被罚款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 啊志 3

      智慧,现在感觉很羡慕你这份工作,可以旅游去。说不定没多久我也去澳门走走。哈哈。

        • 原梓番

          @ 啊志 其实主要是因为在深圳出差了,深圳这个地方地理位置真的很好,去澳门几百块,去香港只要几十块,不然我在家过来光机票就要几千。嘿嘿,其实我也感觉挺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