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街那些德扑牌手们(11)

今日人物

黄黄思密达

那天是一个夏天。

我独自坐在高新园区的车站。

排了好久的队,我终于借到了中山南苑镶粉钻星云黑空宇宙无敌至尊VIP卡。

我只是想,去那里的休息大厅,吃一碗加了茶蛋和辣条的康师傅牛肉面。

听说,那样可以显得很有钱。

忽然收到一条加好友消息,头像是带着棒球帽的卡通人脸。昵称是‘黄黄’。

-“群主,有德州小局娱乐一下么?”

-“有啊。”

-“可以带我去看看么?”

-“可以啊,不过……”

我知道,那天,之前介绍过的疯凶Kim,龙王塘三太子,法哈,肥君都在那里。

疯、凶、浪、屌。

那天的牌局,大抵可以用这四个字概括。

那个牌局涌动的激情和热烈,对新手来说,是一场足以冲击精神和灵魂的噩梦。

“那个局虽然盲注不大,但是打得太凶了,不太适合新手。”我说。

短暂的沉默后。那边回复了我:“哦,没事,就玩玩。”

联系了肥君,交代了有个人要过去,想起那张牌桌,我忍无可忍。

我先去打牌,辣条和茶蛋,下次再吃!

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牌桌。

图片

于是我很快赶到了牌场。

我到时,Kim哼着小调,肥君一脸淫笑,龙王塘三太子在看手机电视,法哈呢?他在偷瞄荷官。

“今天有个新人一会儿过来。”我说。

“来就锤呗。”Kim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15分钟后,Kim用K高张抓了肥君的炸,收了一个大池底。他脸上挂着些洋洋自得的笑意,正在解释,为什么肥君的行动如此像诈唬。肥君被戳穿内心世界,显得有些凌乱。

这时,包房的门,“嘎吱”的开了。

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小伙子,一张俊朗的面孔,带着些许放浪不羁的气场。

“你是黄黄吧?”我问。

“是。”

“这就是我说的那个新玩家。”我跟大家解释道。说完话,我忽然发觉Kim的说话声忽然停了。不是他说完了话,而是……像是被按了停止键的碟片那样,戛然而止。

我看向Kim,我看见笑容在他的脸上凝固,融化,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讶异。

Kim盯着我,指着来者:这是新人,你说这是新人?

图片

我被Kim的气势所慑,往后缩了缩身子,不敢说话,感觉他要用筹码砸我的脸。

我好害怕耶,我可是要靠脸吃饭的。

图片

Kim把手里的两张牌往桌上‘啪’的一摔:他,老JB厉害了!

黄黄笑了笑,没说话,坐到了牌桌上。

凌乱中的肥君,点了筹码给他。

他拿起筹码掂了掂,问肥君,一共多少个筹码?

肥君拨弄手指算了半天,说:九个蓝色,十个红色,两个灰色,一共二十一个。

黄黄说:少了一个,重量不对。

肥君又查了一遍……

果然少给了他一个红色筹码。

我菊花一紧:好可怕。

荷官又发出了一圈牌,我看见他脖子没动,右手盖着左手,掀起牌角。

说话人轮到他,他用一只手轻巧地抓起了两张牌,拇指发力,两张牌旋转着飞到了荷官的手边。

他放下手牌,手指一拨,筹码分成了两摞。再一捏,又变成了一摞。

一小时之后,我觉得,疯、凶、浪、屌来形容牌局,已经不够准确了。

应该是疯、凶、浪、屌、疯凶松浪屌。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