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街那些德扑牌手们(1)

本系列文章写于2015年,当时参与到德州扑克运动之中,并且乐此不疲。

现在把这个系列文章收集总结在博客之中,对往昔的时光,聊表怀念。

++++++++++++++++++

本排名不分先后。

忠老师(Coach.Zhong):

其实在提笔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有些犹豫究竟该从谁开始介绍。虽然我认识那么多玩家,参与过那么多牌局,但是也正因为我认识那么多玩家,参与过那么多牌局,所以才会有这种困惑……

而就在我遭受这些困扰的时候,忠老师的形象,一下子就蹦了出来。

忠老师名忠良,人如其名,单纯,善良,带着点儿不谙世事,胸中自有独特的扑克世界。是大连街经常被提及的著名牌手之一。

忠老师逻辑清晰、牌风硬朗、自带话聊攻击属性,若是All-in输给忠老师,会附加一定的心理伤害。在牌手云集的暴风城,忠老师一度几近完成了屠城的血腥霸业。彼时,暴风城不堪压迫的民众,甚至组成了‘抗击忠良小分队’,志在灭掉忠良老师的嚣张气焰。然而随着时光的推移,直到小分队消失于江湖,忠老师依然安然坐在牌桌默默的进行着Check/Call。并不在意这些针对他的言辞和纷争。忠老师还是以他特有的方式打牌,以他特有的犀利眼神观察公共牌,经常使用话聊武器,如果说最近忠老师有什么变化,就是他偶尔会在输掉彩池的时候会说一句‘介牌,没有办法。’

Kim(Kim Dwan)

很多玩德州的玩家都会把汤姆•德旺设置成自己的头像。但是并不是张三李四设置了汤姆•德旺头像之后,就会被叫做‘张德旺’或者‘李德旺’。因为,他们的牌桌气场不如Kim.德旺。每当Kim出现在牌桌的时候,很多经验不足的新手,甚至会被他吓到筹码都拿捏不住,哆哆嗦嗦的就把彩池输给了Kim。

Kim的读牌颇为准确,自带杀敌一万宁可自损一万二的狠厉气势,因此被称为紧弱牌手的噩梦。曾把凭一己之力,拿着零击中的35o顶着公对、听花、顺的牌面,炸飞了两名紧弱牌手手里的超对,导致被打弃牌的紧弱牌手一提及此事,仍是满眼忧伤。

但Kim也并非不可战胜,因为崇尚热烈和激进,导致Kim无论水上水下,在牌桌上大概有1/3的时间处于上头状态,有时坐下来摸摸筹码就上头,拦都拦不住。

相信哥(Old Bro -Beileve ):

图片

大连的扑圈资深的新人,”资深的新人“是个奇怪的名字,但是说得却是事实:说是新人是因为他打牌才一年多;说是资深是因为这一年里他参与的牌局极多,也是圈内罕见的,从1块买入1000筹码的雷人小局起步的玩家。这个买入是如此之少,甚至于相信哥提及此事,很多人都会问‘1块钱’?

但是身为金融业资深人士的相信哥,就是通过这样的稳扎稳打,慢慢的走上了稳定盈利的道路。尽管相信哥在稳定盈利,但德州在他心中,始终只是一场娱乐而已。因为他心系他的事业——不不不,金融业只是他的幌子,他真正的职业,乃是成人用品经销商,无数个挥汗试验的夜晚,无数条严重损毁的床单,随身携带的最新款按摩棒,以及那张中山南苑镶粉钻星云黑洞宇宙无敌至尊VIP卡,都在静静的向人们诉说相信哥的故事传说。

法哈(Summy Faha.Zhou):


首先,千万不要被法哈微信头像里这清纯羞涩的小眼神给欺骗到,他这眼神儿是演技,不是天然属性。初见法哈,是在炮房咖啡馆。当时的法哈带着黑框眼镜、笑起来牙齿雪白,眼神看起来人畜无害。直到那天他用3Jo河牌击中两对洗了我的AA之前,我一直觉得他打牌挺紧的。

2014年,震惊暴风城的8.26‘玉华街周警官回访’事件爆发后,法哈名噪一时。从那以后,法哈感受到了扑克对他灵魂的召唤,出现在小额牌桌的频率大大降低了。然而与此同时,10/20,20/40,甚至100/200的牌桌上,都会传来事关法哈的消息。

法哈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因为钱让自己的灵魂受委屈,只要他的灵魂告诉他Call。他22顶着AAKKQ的面也能Call。只要他的灵魂告诉他弃牌,葫芦他也弃得掉。

切记,当法哈这种灵魂牌手出现在牌桌的时候,万万不要以常理揣度。

肥君(Fat Jun. Wang):

一张很随意的生活照当头像,正如肥君大大咧咧的作风。肥君乃暴风城城主,那日,以Kim为首的疯凶恐怖集团,伙同以相信哥为首的紧凶流氓集团、以KK为首的筹码收割集团、以龚城兵为首的进击土豪集团,妄图一举浇灭暴风城的气焰。经过一段时间的激战,暴风城已是岌岌可危,肥君于是挺身而出,通过输钱的方式,赔款求和。大家纷纷被他的行为蒙骗,以为肥君是个只知道吃饭睡觉的昏君。直到肥君前来讨要台位费的时候,四大集团这才恍然大悟,但是为时已晚,不交台位费不给凳子坐,四大集团的人只好乖乖交款了事。

此后,肥君追随法哈的足迹,选择了做一名灵魂牌手。然而肥君的灵魂要比法哈的胖一些,厚重有余,灵活不足。所以肥君的诈唬总是被抓。但当肥君在坚果国际逐渐接触到NISOP赛事的时候,肥君的灵魂明显受到了洗礼。首先他的诈唬被抓的概率降低了,其次别人诈唬他撞钢板的概率提升了。上届NISOP,肥君通过推理、引诱、话聊、搔首弄姿等方式,成功引得相信哥对他进行诈唬,他跟注后却展示出自己手里的葫芦,而且,两次。

尽管肥君最终没能在那届NISOP中进入钱圈,但是他临走时候还是留下了一句话:

我一定会回来的!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